当前位置:首页>闻香始觉美人来(男主沈濯日女主唐芯)全文免费阅读>

闻香始觉美人来

|作者:酸萝卜|发布:2020-07-16 09:38:36|

闻香始觉美人来
穿越成永腾国身份诡秘的失宠后妃?因爬龙床未遂惨遭禁足?被弃尸荷花池后奋力自救,导致冲撞皇上再入冷宫?吃货唐芯表示……真是天助我也!乔装打扮当御厨,蹭吃蹭喝学厨艺,继续上辈子的神厨梦想!可是,为毛理想如此低调的她,会被天子钦点为专属大厨?而且,皇帝看她的眼神,为什么越来越奇怪,好像她看见美食的神情啊!主子爷,求放过!放过?帝王备了一桌山珍海味,冲某吃货勾勾手指,小唐乖,快到朕碗里来。某唐颤抖,我乖不

第1章 水鬼活了

正午,永腾国御花园的林间小道上,一道身影正龟速走来,嘴里絮絮叨叨地嘀咕着:什么鬼地方嘛,走了都快半小时了,居然还没见到大门,”圆溜溜的眼睛往四周看了看,失望地垂下脑袋,好歹来个人,让我问问路啊。”

没看见她快累断气了么?

早知道,她就不该出门!这样就不会为了买份午餐,遭遇车祸,醒来后,还莫名其妙出现在湖里,差点溺死!更不用在这迷宫里瞎转悠了!

后悔不已的女人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蓬头垢面,浑身湿漉,脑袋上驮着片绿海藻还直滴水的造型,远远看去宛如一只水鬼,即使有人经过,也会避而远之。

她泄愤似的猛地踢开道上的小石子。

谁在那儿?”蜿蜒迂回的红漆长廊处,一众宫人正簇拥着一抹明黄身影走来。

哎哟喂,活人啊!

唐芯眼前蹭地一亮,刚想抬脚过去,哪知后领忽然被人拽住,如拎小鸡般拎着飞过半空,随后砰地砸到地上。

嗷!”好痛!眼泪哗啦啦渗出眼眶,混蛋,我是人不是沙包!”

你是何人?鬼鬼祟祟躲在御花园意欲何为?”动手逮人的侍卫拔刀出鞘,刀尖直指唐芯的额头。

哀嚎声戛然而止。

唐芯保持着五体投地的姿势,脑袋缓缓抬起来,泛着寒芒的利刃近在咫尺。

瞳孔狠狠一缩,真刀?

这位大哥,”她满脸无辜地解释,我不是坏人,真的!我就想问个路而已。”

嘴角咧开一抹绚烂的弧线,露出两排白牙,纯良、无害。

奈何,她此时的形象着实有些不堪入目,妆容被水渍混花,脸上一团黑一团紫,活脱脱一调色盘,毫无美感可言。

侍卫惊得手掌一紧,这哪儿来的疯子?

您手别抖啊!”万一戳破她的脑袋会没命的!

皇上,此女似乎有些眼熟,像是若凌居那位!”太监总管李德打量了她半响,才勉强把人认出来,扭头向人群中央龙袍加身的男子低声禀报。

天子缄默不语,只一双寒谭般深幽的眸危险地眯起,细细端详着唐芯。

一股寒气袭上心窝,唐芯鬼使神差地越过侍卫抬眸向前方看去,正好与男子审视的目光隔空撞上,两人齐齐一怔。

哇哦,好大一只帅哥!

鬼斧神工般雕琢的面庞冷峻威严,剑眉浓黑,似两片凛冽的刀子,一双幽深凤眼,如夜幕,深不见底,红唇削薄,弧线透着几分冷酷,如众星捧月般,被众人拥护在中央。

气势逼人,身份绝不寻常,肯定是这些人里能做主的!

唐芯咽了咽唾沫,弱弱地示好:君子动口不动手,您先让他把刀子放下成不?咱们都是文明人,有话好好说嘛。”

黑眉不悦地蹙起,咱们?她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?竟敢在此胡言乱语?

身侧温度骤然直降,冷如寒冬。

您给句话呗,别老这样盯着我看行不?”唐芯一副好说好商量的语气,通透明亮的秋眸,似白纸般干净,一眼能见到底。

她又想耍什么花样?

沈濯日深深盯了唐芯许久,直把人盯得头冒凉汗,他方才收回目光,冷声命令:李德,将人带去乾清宫,朕要亲自盘问。”

言罢,沈濯日看也不看唐芯,率领宫人漠然离去。

侍卫傲慢地哼了一声,收刀回鞘。

危机解除,唐芯一脸后怕的趴在地上,受惊过度的小心肝咚咚直跳。

妈妈咪呀,刚才她真以为自己死定了!

蓉妃,顶撞圣上,理应严惩,请您随咱家走吧。”尖细的公鸭嗓从头顶飘落。

一口气还没缓过来的女人,再次僵住。

走?她能不去吗?

怎么,你想让圣上久等?”李德怒声质问。

唐芯火速站起身,狗腿般的措手笑道:不敢,您请前边带路。”

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她忍!

唐芯貌似乖巧地跟在太监身后,一双眼睛却留意着沿途的风景。

高低错落的殿宇,矗立在阳光下,红墙金瓦,古色古香。

周遭没有摄像机,没有电线杆,任何她熟悉的现代化物件都没有。

若说起先她还抱有一丝希望,如今,已然彻底绝望了。

手掌无力盖住面颊,呜呜,她花了好几百钱在网上定制的甜品还没空运到家,楼下那家新开的法式餐厅也没来得及去吃一次!老天爷,穿越这种好待遇,为嘛非要落到她头上?

李德在雕栏玉砌的乾清宫外止步,伸手推开殿门,却见身旁的女子一副纠结、痛苦的表情,愣了愣:蓉妃,请。”

这女人终于知道怕了吗?

唐芯呆呆点头,失魂落魄地迈过门槛。

厚重的殿门吱嘎一声合上,一束冷冽的眼刀从正前方刺来。

唐芙,你可知罪?”

冰箱里的鸡蛋布丁,还没下锅的新鲜牛排,从今往后都不属于她了!

唐芙!”

寒气肆意的语气徒然加重,可算是把走神的女人唤醒:啊?大哥!哦不,皇上!你在和我说话?”

她不叫唐芙好么?

等等,按照历代穿越前辈的经历,她很有可能是魂穿!而这个帅哥似乎还认识她,呸呸!是认得这个身体的身份。

唐芯火速收拾好情绪,无辜地挠头憨笑:我叫唐芙?你认识我?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掉进湖里吗?我醒来以后,就不知道自己在哪儿,这里空空的,”她指了指脑袋,什么也想不起来。”

穿越第一步,装失忆!

哦?”身影徒自一闪,下一秒竟出现在唐芯身前,快如疾风。

哇!”唐芯吓得后仰,放大的俊脸近在咫尺,鼻尖轻轻一动,这人身上有一股极淡的沉香香气,甚是好闻。

你不记得了?”黑眸微眯,似假寐的雄狮,看似无害,却又危险至极。

她是在装疯卖傻么?

嗯嗯!”点头如鸡啄米。

挺身往前再逼近一步,浓浓的压迫感排山倒海般朝唐芯涌来,如恶魔般的低喃在耳畔响起:如此说来,昨夜你企图色诱朕的事,也忘了?”

色……色诱?”唐芯一副被雷劈过的表情。

趁朕在御书房处理政务,擅闯朕的寝宫,睡上朕的龙床,”他每说一句,步伐便会往前逼上,语气冷如冰川,透着些许讥讽,这些,你全都忘得一干二净了?”

唐芯一路退至殿门,退无可退,僵停的大脑迅速运动,眼睛咕噜噜一转,哇地大叫一声跪地求饶。

皇上啊!”狼嚎般的叫声绕梁不绝。

脚步一顿,沈濯日憎恶地盯着地上的女人,仿佛在看一只虫子。

我真的没有印象!也许是我见您貌比潘安,英俊帅气,酷似天神,一时冲动,才会做出这大逆不道的恶行!”说着,两行清泪立马飙射而出,老天爷为了惩罚我,夺去了我的记忆,对,一定是这样!求您看在我这么可怜的份儿上,饶了我吧!”

呜呜呜,真不是她干的,冤有头债有主,要处置也该处置前身去啊,求放过。

眉梢一挑,一抹不易察觉的惊讶在眼底飞逝。

她竟认下了这莫须有的事?

是当真忘了,还是故弄玄虚?

唐芯一边哭,一边用余光偷瞄他的表情,她的小命捏在这人手里,是生是死全靠他一句话,想到这儿,她干嚎得愈发卖力,像是要将房顶震破。

住嘴!”沈濯日不耐地后退半步,呱噪。

小手慌忙捂住嘴,明亮的眸透着几分小心翼翼。

朕姑且信你一回,”他故意顿了一下,试图从唐芯脸上看出伪装的痕迹,却是无所收获,接着又说,念在你初犯,禁足一月,滚吧。”

谢皇上,您真是个好人!”送上一张好人卡,唐芯拖着打颤的双腿利落地转身出门,她得赶快走,万一这人改变主意,就完蛋了!

风风火火离开的女子不曾看见,沈濯日眉宇间一闪而过的森然杀意。

离开寝宫,顺着殿外的长廊一路疾走,直到将殿宇远远甩在身后,唐芯才觉得安全了。

不过,瞅瞅周遭完全陌生的风景。

她该往哪儿走?

主子!”气喘吁吁的呼唤从身后传来,奴婢可算是找着您了!”

……”她谁啊?唐芯一脸问号。

您昨儿个夜里就没回宫安寝,奴婢找了整整一夜,还以为,以为!”小春语带哽咽,稚嫩的面庞上残留着些许后怕。

诶,你别哭啊。”她最看不得女孩子掉眼泪了,唐芯手忙脚乱地帮她擦着泪珠。

主子?”小春愣愣的看着眼前忽然变得亲切温柔的人儿,鼻尖一酸,眼泪顿时决堤。

唐芯有些无措,放柔了声音哄了老半天,这女子才渐渐平静下来。

咱们快些回宫吧,要是被齐妃娘娘见着主子这副样子,指不定会如何笑话主子。”小春吸了吸鼻子,不嫌弃的握住唐芯的手腕,把人带走。

这人认得她,而且貌似关系还不一般,跟她走总没错。

小春挑了条人少的小道,七拐八转,足足走了近一刻钟,才步入若凌居的院子。

主子,奴婢伺候您沐浴。”合上门后,小春恭敬的走上前想帮唐芯宽衣解带。

不用了!你先坐下,我有事儿要问你。”洗澡什么的容后再说,她得先弄清楚这儿是哪儿!唐芯直接把人给摁在了椅子上,余光忽地瞥见桌上放着的盘子。

有吃的?

手指迅速抓起糕点,大口大口往嘴里塞,至于问问题?那种事等她吃完再说也不迟嘛。

半盘子过夜的点心三两下就见了底,唐芯惬意地拍了拍肚子,满血复活。

我昨天掉湖里去了,脑袋也不晓得是不是被石头磕到,很多事记不起来,你好像认识我,能给我说一下之前的事吗?”

 1/8    1 2 3 4 5 6 下一页 尾页
神奇推荐位
  • 极武密码

    予云番薯 / 著

    人类科技发展的极致,就是逐步取代自己、逐步淘汰自己,最后消灭自己。——帕里斯联合军事学院校训。 “我终于看清了,原来银河系的位置,正和我左手无名指第二关节内的一个细胞相重合,这难道就是极子的秘密?”极武密码到底是什么?看到后面就明白了。推荐人:止水...

  • 幽天玄帝

    沿语晴空 / 著

    沉寂四年,一朝突破,从此修炼之路风生水起,虐人渣,斩妖魔,收师姐,得至宝……有的时候,天降大任,也可以顺风顺水!可我到底是谁?不管千难万险,也要找到我的家族,披荆斩棘,肩头上的重任一点点加重,为了众生,一步步登上那巅峰王座!...

  • 狂龙归来

    一语破天机 / 著

    我只想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,可你们,怎么老是喜欢惹我呢?...

  • 猛男奶爸

    花间一壶酒 / 著

    他一代战神,龙归都市,一心守护老婆女儿,且看他何等天下无双。...